大学高材生回家躺平3年, 打骂父母是日常, 邻居说事情可能不简单

作为父母,我们总是在关注孩子的身体健康,关注孩子的学业表现,对心理健康却不够重视,然而心理健康如果出现问题,一切都是浮云。

《情绪革命》一书中说:情绪生病比身体生病更可怕。

情绪是一种能量,遇到不开心的事时,心里的正能量降低了,外面的负能量悄悄进来,若是被负面情绪所困扰,又怎能看到前方的风和日丽?

有人说,人生路上最大的敌人,往往是自己的负面情绪。如果任由这种情绪蔓延,不仅会把日子过得一团糟,身心健康也会受到挑战。

01 寒门贵子变成在家啃老的窝囊废

事件回顾:这个躺在床上对着母亲破口大骂的男人叫谭伟明(化名),虽然胡子拉碴看起来不太精神,但是他之前却凭借自己极佳的绘画天赋和优异的高考成绩考入了知名学府复旦大学上海视觉艺术学院,一度成为全村人的骄傲。

作为地地道道的农民的儿子,家里人对谭伟明寄予了厚望,父母都希望他大学毕业后能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改写一下家里几代人种地为生的命运。

谭伟明从小听话懂事,虽然家境贫寒,但是好在他在绘画方面有一定的天赋,所以最后还是凭借自己的努力从贫困的小山村到了上海这个大都市去求学。然而生活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罢了,谭伟明虽然被大学录取了,但是一年3万的学费对于这个贫困的家庭而言却不是一笔小数目。

为了圆儿子的大学梦,年迈的父母只好选择外出打工挣钱,就连谭伟明的弟弟也早早辍学外出打工挣钱供哥哥读书。谭伟明的母亲说,自己每月工资一千多,而老公和小儿子每月工资只有八百多,三个人的工资加起来才勉强够给大儿子交学费。

一家人节衣缩食供谭伟明读了四年大学之后,本以为会盼来一个光明的前程,奈何让谭伟明的父母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他们眼中的天之骄子在大四这年却开启了回家“躺平”的生活,闭门不出、卧床不起的谭伟明在床上一躺就是三年。

在家躺平的三年里,谭伟明不仅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不高兴的时候还会对着父母大打出手。当母亲试图向记者展示谭伟明的作品时再次遭到了他的怒骂,他直言父母根本不懂他的作品。

母亲说,在家的3年,谭伟明有时候也会练字或者画画,但是写的都是一些类似于“不孝则兴,孝则亡”的大逆不道的混账话。

好好的一个高材生,为何经历了4年高等教育后会变成这个样子呢?经过一段时间的劝说后,躺在被窝里的怒骂父母的谭伟明终于冷静下来了,他告诉记者,自己之所以不能离开被窝出去工作是因为他的头顶有一颗卫星时刻在监视着他,导致他夜里根本无法入眠。

从谭伟明的言行举止来看,记者初步猜测他可能受到了什么刺激产生了精神方面的疾病。然而,这一说法很快就遭到了谭伟明父母和附近邻居的反对,他们告诉记者,谭伟明之所以会成为现在这样还要从三年前的一张秘密协议说起。

大家说,虽然不知道协议里面的具体内容,但是当时谭伟明的学校给了他5000元钱,然后就让父母将他接回家了,此后他就再也没有出过家门了,并且对父母的怨恨越来越深,所以在邻居们看来,就是因为这张协议导致谭伟明未能大学毕业,从而郁结成疾。

02 情绪生病比身体更可怕

那么究竟是一份什么样的协议能够让一个绘画奇才的人生轨迹发生如此大的改变呢?为了了解事情的真相,记者找到了谭伟明曾经就读学校的负责人。

根据谭伟明大学时的老师介绍,谭伟明性格内向,敏感且好强,考虑到他家庭环境不是很好,所以在校期间老师和同学都对他格外关照。然而这种关照却无形之中给了谭伟明压力,因为身边同学家庭条件都很好,谭伟明变得敏感且自卑,有时候室友一句不经意的话语或者同学间一个随意的玩笑都能惹得他大发雷霆。因为谭伟明阴晴不定的脾气,导致他在大学期间的人际关系成了一个大问题。

经历以一段时间的人际障碍之后,从大二学年开始,谭伟明的行为开始变得异常奇怪,不仅会做出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学习成绩也是一落千丈。鉴于谭伟明的实际情况,大四那年,学校联系了他的父母,建议父母带他去做相关的检查和心理咨询,为了减轻他的经济压力,学校还组织了捐款,为了凑足了5000元的医药费,随后,学校跟父母签订了休学协议,希望两位老人尽快带他去医院寻求帮助,调整好状态之后再复学。

在谭伟明父母看来,儿子好端端的,哪里需要去医院治疗呢,接到休学协议和5000元钱后,他们直接把谭伟明带回了家。在家的三年时间里,眼看着儿子的情况越来越严重,谭伟明的父母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没能正常毕业导致的,根本没有想到儿子是病了。

记者了解到谭伟明的情况后,赶紧帮他联系了精神科的专家,经过初步诊断,谭伟明患有比较严重的精神分裂症,且病情十分严重,急需入院治疗。

看着医生给出的诊断书,谭伟明的母亲泪如雨下,她无法接受孩子生病的事实,也痛恨自己当初的无知。眼看着竭尽全家人之力培养出来的大学生落得如此结果,她实在是不甘心。

03 学会自我调节,做情绪的主人

亲子关系中,情感忽视是比暴力更残忍的存在。对于谭伟明的父母而言,他们忙于生计,为了儿子的学费他们省吃俭用,所以他们根本无暇顾及孩子的情感需求,即便当学校告知他们孩子可能病了需要去看医生的时候,他们也选择无视。谭伟明的悲剧一方面是自己的敏感与自卑,一方面也是父母的回避与拖延,如果在从学校接回之初他们能够及时带孩子去就医,或许病情不会严重至此。

都说在这个处处充斥着焦虑的时代里,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父母拼命努力,而孩子却只想放弃。

对于谭伟明这个贫寒的家庭而言,父母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攒够他的学费,在他们看来,他们倾尽所有了,孩子只管读到大学毕业,然后全家就轻松了,奈何让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孩子不仅中途放弃了,甚至有可能搭上了后半生的前程。

心理学家曾奇峰说过:“人最大的消耗,不是来自智力或体力的透支,也不是来自跟大自然或者同类的争斗,而是来自自己对自己的战争。”

谭伟明的悲剧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可以避免的,可惜他无法正视贫穷,最终被自己的自卑和敏感击垮了。生活能渡的,是愿意自渡的人。别人的安慰只能帮的了你一时,不能帮的了你一世;别人的资助只能解决经济问题,而精神和内核还是靠自己。不管遇到怎样的困难和迷惘,要想走出情绪困境,只有靠自己。

我们要始终相信困境并不代表绝望,并不代表着深陷低谷而无能为力,而是拥有跌入低谷的反弹力,葆有向阳而生的抗逆力,这便是面对困境的调节力,只有学会自我调节,做情绪的主人,才能主宰自己的人生。

今日话题讨论:你如何看待谭伟明的悲剧呢?

-END-

 


posted @ 22-08-31 02:30  作者:admin  阅读量:
聚彩堂平台,聚彩堂官网,聚彩堂网址,聚彩堂下载,聚彩堂app,聚彩堂开户,聚彩堂投注,聚彩堂购彩,聚彩堂注册,聚彩堂登录,聚彩堂邀请码,聚彩堂技巧,聚彩堂手机版,聚彩堂靠谱吗,聚彩堂走势图,聚彩堂开奖结果

Powered by 聚彩堂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